* 河北省示范高中 * 河北省艺术高中 * 承德市特色教育成功校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集锦 > 教育动态 >
对于创新教育的评价 要抛弃下意识里的工业时代思维
作者:失去的时候你在悔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2-06 18:00

  (原标题:Aha| 顾远: 对于创新教育的评价,要抛弃下意识里的工业时代思维)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本文根据Aha社会创新学院顾远在前不久举办的第五届“中国教育三十人” 论坛上的发言整理而成,内容略有增补。

  杨东平老师邀请我来参加这个论坛时,他跟我说的是让我点评前面的几位讲者发言的内容,来了以后我才发现已经给我定好了题目,变成演讲了,所以我没有PPT,和大家即兴地分享一些关于 “创新教育的评价” 我的一些思考。

  前面杨老师分享时提到了芬兰的例子,芬兰的教育世界第一,而芬兰的学生并不像我们的学生学得这么辛苦。坐在我旁边的一位伙伴听到这儿就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说为什么芬兰的教育世界第一,而芬兰的综合国力却并不是世界第一呢?” 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典型的问题,它很好地体现出了围绕教育和教育评价人们常见的两种 “集体无意识” 。

  首先,这个问题的背后暗含了一个假设,就是教育的目的是为了提升综合国力。

  我们不排除从政府的层面或者对某些教育机构而言,这个假设可能确实成立。同时,我们也应该意识到,不同的教育主体和利益相关方对于教育的目的经常是不尽相同的。有人认为教育的目标就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有人认为教育是为社会主义培养接班人,为民族复兴积蓄力量;有人认为教育应该是培养一个个活泼泼的人。。。。。。对芬兰而言,很可能人家更在意教育是否能提升国民的幸福指数,然后顺便也提升了在PISA考试中的成绩。而后者,仅仅只是实现真正目标过程中的副产品。

  于是,这就让我们意识到了另一个 “集体无意识” 。芬兰教育 “世界第一” 这个不假思索的说法是怎么来的?

  原来,它指的是芬兰在PISA考试中的成绩世界排名第一。我们一方面不断地引用芬兰的教育实践来展示教育创新的多种可能性,来为我们打破应试教育的努力寻找启发,另一方面却仍然把它在一个标准化考试中的排名当作它的教育成就的证明。我们是否意识到了这其中的矛盾之处?

  对教育的评价是很难的,哪怕是看起来非常简单的内容。

  比如计算机课上学了打字,想测评一下学习效果,听上去足够简单了吧。但是测评的是速度还是准确率就不一样,更不要说还涉及到输入文本的难度,在不同干扰环境下的表现等。评价应试教育好歹还可以用考试的分数来衡量,评价非应试的创新教育就更复杂了。

  此时,我想分享自己的一个核心观点:

  关于教育的评价我们应该抛弃在下意识里的工业时代的思维,这种思维让我们总是想要找寻到一种“标准的、精确的、固定不变的”评价体系;

  我们应该意识到教育评价是科学和艺术的平衡、精确和模糊的平衡、主观和客观的平衡,并且评价过程本身伴随着真实的学习历程,是动态的,而非静态的。

  任何的教育评价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服务于特定的教育目标,目标不一样,评价的内容、方式、主体等都会不一样。

  比如现在学校都会重视让学生掌握一定的电脑应用能力,但不意味着教学目标就是一样的。“帮助学生熟练地使用数字产品” 和 “帮助学生借助数字产品来进行创造” 显然是两种不同的目标。

  总体而言,教育创新的趋势在教育目标上表现为越来越以学习者的个人成长为中心,帮助学习者发现和发挥自身的潜力,获得终身幸福,并成为一个积极的公民。

  进而,任何的教育目标总会落实到具体的教学内容上。

  我发现做创新教育的人在设计各自的教学内容时一般是四个来源,当然这些来源往往相互交叉。

  一个来源是国家的课纲,规定好了各个阶段学习者应该掌握的内容。

  一个来源是所谓的“威胁论“,典型的如 AI 威胁论,我们要学习什么取决于什么事 AI 不能做只有人才能做的,否则我们以后的工作就要被 AI 抢走了;还有国家竞争威胁论,国民要学习什么取决于在国际竞争中要获得怎样的优势。

  一个来源是学术上的实证研究,比如前面一位讲者分享的“创新素养”框架,就是依托于一些学者对这个问题的实证研究得出的结论。有必要提醒一句的是,对某一个问题的学术研究往往存在多个竞争性的理论,不可太过迷信某一个理论,而科学进步就是在不同理论间的竞争中发展的。

  第四个来源是做创新教育的那个人自己。很多小微创新学校里,创始人都有自己特定的教育理念,可能出自某种信仰,可能出自某个理论体系或者流派,也可能是很个人化的研究和实践经验。

  总体而言,教育创新的趋势在教学内容上表现为越来越从传授 “事实性知识” 转变为 “培养学习者的核心素养”。

  不同的教学目标会侧重不同的核心素养。现在有很多的机构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核心素养框架,彼此之间有相同的地方——比如常见的4C核心素养;但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即便是同一个素养之下包含的内容也未必完全一样。所以我们不要去指望有一套标准的、适用于一切目标的素养框架会出现,同时,在应用某一个素养框架时也要能明白其来龙去脉才能有效实践。

  测评方式可能是教育评价体系中人们最容易感受到也最受抨击的地方。

  应试教育的测评方式一般就是标准化的考试,而且只能独立完成,不能和其他人商量,不能借助外面的工具,不能用网络查询,还只能用笔写。而我们又期待这些学习者在从学校毕业以后能够表现出良好地与他人协作的能力,能够熟练应用数字产品,能够有很好的网络素养、信息素养 …… 这岂不是很矛盾吗?

  总体而言,教育创新的趋势在测评方式表现为越来越多元,越来越与不同的学习方式相互匹配。

  比如现在很流行的项目式学习(PBL),常见的测评方式就是项目的最终成果展示和过程中的学生自我评价等。

  上午有一位嘉宾在分享时提到美国做教育评价都是 “结果导向” 的。他还做了个类比,说就好比一只鸟捉虫子喂小鸟,你管它是怎么喂的,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最后那个小鸟能飞了就对了。我觉得这种说法难以置信,这个类比糟糕透顶。

  首先,教育的目标——如我们前面所说,是多元的,不可能像小鸟会飞了那样就是为了一种结果。

  其次,老鸟喂小鸟这是个由基因决定的生物性行为,小鸟长大了喂它的下一代还是一样动作;而教育可不是这种机械重复性的行为,教育是要帮助人发现内在动力和潜质去自我成长的,所以不可能不关注过程,只关注结果。

  事实上,今天越来越多的教育测评除了测最终的学习成果,也会测评和记录学习的过程,并据此来帮助学习者调整自己的学习行为和下一步的学习目标。

  这个过程很类似 GPS 在导航时起到的作用,帮助你到达设定的目的地,在过程中随着真实发生的情况及时地给予你反馈并调整路线。

  而从更为深远的角度来说,在我们所面临的VUCA时代,连目的地的设定,也就是学习的目标,也是一边探索一边发现、不断进化逐渐形成的,没有一个现成的、所有人都一致的、清晰明确可以事先就能界定的目标。

  另外,测评方式也内在的包括测评的主体。

  传统的应试教育,就是老师出题考学生。在创新教育领域,我们会看到除了有老师参与的评价,也会有学生的自评、学生之间的相互评价、社区或者其他专业人士的评价等。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八中网管 
  • 上一篇:提升高等教育质量的国家行动

  • 下一篇:高中国际课程落地本土的教育逻辑
  • 承德市第八中学 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承德市大石庙镇 邮政编码:067000
    承德市第八中学主办 承德市第八中学微机电教室维护 技术支持:承德八中采编室
    备案号:冀ICP13004974号